用户中心

资讯 > 市场分析

国产工业软件困局如何破解?

www.cechina.cn2019.09.23阅读 3178

  工业软件市场在国内一直处于关键却不关心的尴尬地位,在设计、加工和分析领域,工业软件被欧美厂商100%垄断,国产工业软件几乎全军覆没。在这背后,其实影射了国家工业体系、历史经验和政策支持等众多复杂原因,作为工业自主化、智能化发展的重要基础,国产工业软件需要在更高的层面完成从0到1的突破。本文从六个层面细致、清晰地解释了国产工业软件面临的困局,并提出了作者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近日,著名的CAE软件公司Ansys声称因美禁令断供华为,使公众眼中完全一直“无感”的工业软件问题浮出水面。中美贸易战中媒体经常提到的芯片,芯片设计生产“必备神器”EDA就是一个重要的工业软件,这些软件无一例外全部依靠进口。如果说芯片和操作系统华为尚有备胎计划能够缓一缓,但工业软件一旦美国中止授权,华为和其子公司海思就要面临重大的冲击。
  其实何止芯片设计生产的工业软件领域,模具,钣金,数控机床,机械制造,机器人,汽车,激光,兵器,航空,航天等各个工业领域,企业用于设计、加工、分析的工业软件,100%都是欧美软件,国产工业软件几乎全军覆没,仅在一些项目申报、教育等国家财政支持领域才偶尔露脸。更可怕的是,这些国产工业软件的内核,也基本是由国外授权。从这一点看,工业软件是中国与西方技术差距最大的一个行业,甚至材料工业的差距都没有这么大。
  工业软件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以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来推动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往智能化制造方向发展,是我们国家的基本战略。智能制造主要集中在数字化设计、数字化工厂和数字运营服务等领域,这些领域离不开两个关键软件工具:CAD(计算机辅助设计)和CAE(计算机辅助分析仿真)。
  目前在CAD、CAE领域,西门子、达索、PTC、Autodesk和Ansys等公司在细分市场的份额接近100%,其中,西门子和达索虽然是欧洲公司,但其CAD所属的产品生命周期管理研发部门都设在美国。所以严格地来讲,所有CAD\CAE软件的授权都是美国的。目前,软件的license授权已经从传统的硬件加密,转变成网络云端加密,即使实现完全意义上的物理断网,这些软件预留的后门,都需要每180天连接服务器一次才能继续使用。可以想象这才是真正的杀手锏。本文作者多年来一直从事工业软件的研发工作,一路走来极其艰难,我们所碰到的应该是国内所有有志于从事工业软件研发的企业的共性问题,对政府部门提出一些自己的建议,希望能供决策者做参考。
  人才问题
  工业软件和一般应用软件在研发过程中有很大的区别,由此导致人才需求有很大不同。一般应用软件研发主要编写代码,软件出了问题,一行行代码运行、调试一直追溯到底层,基本很快就能找到问题的原因并解决,能够快速的升级迭代,所以它需要的是有活力的年轻人控制工程网版权所有,应该说国内这类人才并不缺乏;而工业软件的主体是工业,软件仅仅是个载体,为此需要积累有关工业的丰富知识和实际经验,CAE更像数学、物理、机械和软件的综合体,软件出了问题,需要凭借经验去判断,而这种有行业经验、又有软件代码开发能力的复合型开发工程师,在国内非常的稀缺。
  这种稀缺必然导致薪资成本水涨船高,同等工作时间下,开发人员薪资需要高出互联网或者大型公司50%左右,才能招聘到合格的开发人员。据此我建议:对工业软件企业的研发人才,要有针对性地降低社保企业缴费比例,对成立3年以上的工业软件开发企业,建议政府进行社保补贴,以降低工业软件开发企业的前期开发成本。
  资金问题
  软件的工业级应用,要求稳定可靠,界面友好。达到这种要求要经过反复试错后多次迭代,这就使软件研发的周期非常长,通常是3-5年才能开发出一套稳定可靠、市场接受的产品,而市场接受到拓展有可能长达10年时间。在整个开发的过程中,企业由于没有任何收入,又需要大量资金去支撑研发人员高额薪资,因此企业运营非常困难。
  目前企业可融资的资金渠道,无非就是VC风投、银行贷款、政府资金这三块,而从这三个渠道融资对于工业软件企业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风投一般只关注两块:第一是快速成长性的,第二是投资退出有出路的。目前国内风投的快速成长性指标,全球所有现有工业软件企业都无法达到,研发周期3-5年无营收,一个成熟产品要10年以上培育期才能完全打开市场。因此从风投角度看,现在投资工业软件,不如去投依靠中国人口基数能快速做大的互联网企业,或者纯设备制造企业,至少在短期内,在规模方面要大于工业软件企业,能快速通过资本市场退出获利。从银行角度看,工业软件公司最重要的资产是工程师和工程师写的代码,这些产品从价值评估来讲,早期可以说是一文不值;长期看也需要市场检验,贷款的风险非常大。
  工业软件在贸易中属于服务贸易。由于软件的可复制和license授权属性基本不受海关监管,所以中国的工业软件市场是一个竞争非常充分的成熟市场,没有任何国家力量的保护。初创型的国产工业软件企业,想要在一个成熟的市场中生存非常困难。因此,在国产工业软件前期研发中,通过政府资金支持是一条很好的办法。
  但是,目前中国政府资金支持工业软件开发的实际效果并不好,有时甚至起了相反的作用。举一个例子,我所在的公司曾经于2017、2018年两次申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的相关重点专项。作为牵头单位,我们联合了国内多所知名高校和企业共同申报,曾经两次走到答辩环节后,因二选一的规则限制铩羽而归。
  这两次的专项,都是工业软件项目,拿到项目的无一例外都是大中型国有企业。第一次拿到项目的是一家设备生产企业控制工程网版权所有,属于软件的应用与配套单位;第二次拿到项目的是一家国有大型企业的设计院,属于软件的应用单位。
  从商业逻辑上,国家专项上千万的投入控制工程网版权所有,希望企业研发的工业软件首先能在商业化上成功。工业软件的客户通常都是硬件企业,购买一个软件,不光要考虑你的软件是否好用,还要看你的公司是不是属于第三方的中立的软件公司。只有产品满足要求、价格合适企业才会采购,但如果提供软件的是你的竞争对手,则购买这种软件的可能性为零。我所经历的第一次项目的竞标,中标的恰恰是业内一家设备制造企业,在业内以打压对手著称,很难想象它研发出来的软件,会有同行的设备企业去购买。而如果没有大规模商业化应用,软件后续升级迭代推广就无从谈起。
  第二个项目中标的单位,是一家国有的设计院,他们用的国外成熟平台做设计,报的项目是通过这个平台二次开发后的产品。这有两个问题:第一,依附于国外平台,不掌握核心底层,这必然受制于人,从商业上成本也比较高,产品没有竞争力;第二,中标的设计院属于软件应用单位,不是纯粹的软件公司,没有建立成熟的软件开发管理体系,类似于学校项目,很难想象能开发出成熟的工业软件。
  造成这样结果的原因有体制问题,如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没有享受到同等的国民待遇;也有决策的话语权问题。笔者参加多次项目答辩,发现参与评审的专家,无一例外以科研与院校为主,而专业的从业人员很少,偶尔有的也大多是大型国企总工,对市场和技术了解有偏差,这其实已经不是工业软件行业的问题,而是整个科研项目立项和评审存在着重大弊端。
  另外,政府的非科技口部门,尤其是经信和发改等立项的软件项目,往往要跟风投一样考虑工业软件企业的快速成长和规模等数据。而工业软件企业的性质,决定了它们很难达到这类要求。所以这些项目大多落在工业互联网、大数据等企业,甚至是APP这种非核心技术的研发领域。只有这类企业才能达到快速成长的要求,才能迅速带来经济效益。因此这类政府资金能够投到CAD\CM\CAE领域的项目非常少。
  我的建议是:要像芯片一样,尽快成立国家的CAD\CAM\CAE类软件投资基金。对国内已经凤毛麟角的各家企业进行一次摸底,通过投资基金促使股权联合起来,或者通过大的工业企业集团进行产业收购整合,形成以CAD\CAM\CAE软件为核心的工业软件集团。
  知识产权保护和非法倾销问题
  目前,国外CAD\CAM\CAE软件在中国大都有盗版。这直接导致中国工业软件产品卖不出应有的价格来,弥补不了工业软件企业的高昂开发支出。另外,现在市场上盗版软件猖獗,应该说也不完全是客户的有意识行为,毕竟企业因为法律原因使用盗版的越来越少。现在市场上充斥的盗版,更多的是一种市场的非法倾销行为,是外国公司扼杀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工业软件企业的一种有效手段。我的建议是:除了进一步打击企业和个人使用盗版外,应该在源头上进行封堵盗版行为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尤其是对提供盗版下载的网站,一旦被举报,要强令关停。
  高校工业软件的研发问题
  工业软件有通用性、稳定性、用户界面的友好性,完备的手册学习易用性等基本要求,行业内一般称为市场化或者产品化。现在高校科研团队作为工业软件的研发主体,问题很多。高效科研团队做出来的软件,最大的问题就在产品化的程度上。作为工程应用软件,大多采用非常成熟的,比较通用的算法,老师如果用这些算法做软件,不好写论文,没法拿SCI,难评职称,而动用学生研发,又没有软件公司一套管理体系进行约束,弄出来的东西非常散,缺乏持续性和统一风格,往往是学生毕业后就无法迭代,只能推倒重来。
  工业软件研发过程中管理者是最重要的,要求他们既精通算法,又有大型软件搭建能力和经验,还有管理能力和全身心投入;既能站在完全商业化的角度制定合理的研发规范,又能有效地组织资源以及持续培养研发人员,这样的人才在高校老师和科研院所中基本没有,所以让科研院校从事工业软件研发不太实际。我的建议是,鼓励高校采用国产工业软件平台进行科技项目。
  生态系统建设
  生态系统建设也是国产工业软件要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没人买没人用,研发企业就无法获得资金和用户反馈来维持后续研发,而企业用户一般分为经营和使用两层,经营者一般是会选择更便宜的国产软件,但使用层则更倾向于使用国外成熟度比较高的产品以节省时间和精力,所以目前中小型民营企业是购买国产软件的主力,而国有大中型企业,外资企业和科研院所则是购买大量使用和购买国外软件。我的建议:鼓励国有大中型企业和科研院校使用国产工业软件,对使用国产软件的进行激励,在项目申报,税收优惠上进行倾斜。
  税收政策
  目前软件企业大多享有增值税的退税,税率3%,加上教育等附加,平均增值税税率在4.5%左右,国家降低增值税税率,实际并未使工业软件企业出现减税效应。这一块有可减免的空间,建议可以适当考虑免增值税率到0;当然,国内很多国外工业软件企业的代理商,也享受这个退税,这个对于国产软件研发企业很不公平,应该让具有独立研发能力的国产企业才能享有优惠,以避免钻空子。鉴别代理商和国产自主研发企业的方法,其实非常简单,我们只要看License授权,是否掌握在哪个企业手上。所得税这块,双软企业是两免三减半,我觉得还可以放长从成立5年内减免;劳务税(5险1金+个税)是软件企业最沉重的负担,约占研发成本的45%,尤其是在软件研发前期控制工程网版权所有,企业没有销售,增值税和所得税均无,但劳务税却无法规避。我的建议是,在企业研发前期,降低社保企业应缴税率和个税。
  总之,我建议国家应该把工业软件的发展,放到航空、航天、兵工、芯片等行业同等重要的地位,充分发挥“新型举国体制”的优越性,破解工业软件受制于人的局面。
版权声明:版权归控制工程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频道推荐

关于我们

控制工程网 & 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 全球工业控制、自动化和仪器仪表领域的先锋媒体

CE全球

联系我们

商务及广告合作
任小姐(北京)                 夏小姐(上海)
电话:010-82053688      电话:18616877918
rendongxue@cechina.cn      xiashuxian@cechina.cn
新闻投稿:王小姐

关注我们的微信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2003-2018    经营许可编号:京ICP证120335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2318  服务热线:010-82053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