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资讯 > 业界新闻

GE再次炒掉CEO | 谁能拯救百年工业巨头

www.cechina.cn2018.10.10阅读 6859

  再现爆炸性一刻!GE昨日毫无预兆地炒掉它的CEO ,并任命4月份刚刚加入董事会的空降兵Lawrence Culp作为GE新任首席执行官。这也打破了GE一百多年来一直从内部选拔CEO的传统。
    经历了一年多的无可奈何的股票衰落,前CEO Flannery不得不成为董事会的出气筒。

  图1 巨大的落差会吞噬一切

       去年8月,Flannery接任首席执行官的时候,GE决定继续跟随数字化的战略,重塑自己的工业根基,成为一家高科技的公司。当然,GE更紧迫的任务www.cechina.cn,却是在进行大刀阔斧地成本削减,和惊天动地的业务重组。事实上,在过去的一年多,Flannery一直像个听话的好学生,基本遵循了资本意志,对这家巨型企业集团的进行了各种手术。
  然而,严格按照脚本往前走,是没有前途的。情况只有恶化。今年6月,在被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踢出去之后。GE开始变成一家让人揪心的公司。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导致GE的股价大幅波动。就在上个月,公司披露大型燃气轮机存在一个“氧化缺陷”,使得两家正在运行的发电厂被迫停产。这样的消息,迅速使得GE的股价降至一个超级低点:9年来的最低点。
  此刻CEO被辞,应该说这是一种长期情绪的积累,是一种可见的预谋www.cechina.cn,并非一时之下的激情解雇。但“立刻辞职”这种做法,让GE的人事变动,充满了刺耳的声音。
  解雇!立即生效!
  Flannery昨天被解雇的时候,GE的用词是effective immediately。立即生效。
  哇咔,GE的用语,还可以更讲究一点吗?这种对待一个公司掌门人的冷酷用语,连旁观者都会感受到一股寒意。
  而且是熟悉的寒意,再次来袭。命运多吊诡,正是一年前的今天,前CEOImmelt被即刻摘去董事长的乌纱,比原定计划提前三个月。也是“ effective immediately”。而Flannery接任的任命,也是立即生效。

  图2 Immelt的“立即生效”令

  “立即生效”从此或许该变得昂贵无比。它在一年之内被GE两次用在了公司最高长官的头上。就算是无需交接,就算是在辞退时间上无法婉转表达,那一个百年工业巨头的董事会,就不能花点时间在英文词汇中,再找出第二个别的词吗?
  这两次“神同步”的用词,除了流露出GE董事会极端的不满,还暗示了董事会将Flanner归为跟Immelt是同一类型的人。

  图3 笑容依稀在 再逢楼已空

    看上去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Flannery除了削减成本的屠刀举的更高了一点儿,还是过于忠诚地执行了Immelt的方向。他没有从一个战略家的角度,去思考GE未来到底需要什么。Flannery誓言要打造航空电力可再生能源等具有巨大增长潜力的业务,使GE更多地成为高科技和工业的焦点。然而,这对于一家早已是家喻户晓的国民品牌而言,是一种情感上无法接受的转变。而为了还清债务和启动股票,Flannery宣布了出售GE许多业务的计划,其中包括有百年历史的铁路部门、托马斯爱迪生创立就存在的灯泡业务、前任巨额收购回来油气服务公司贝克·休斯以及医疗业务等。没有爱迪生灯泡的GE,还是GE吗?
  真的变卖家产不心疼吗?一个百年熟店,仅仅靠着“卖多多”,要成为高盈利的高科技公司,肯定是远远不足够的。很难指望这样一位CEO,能保住自己的工作。
  输透了的逼宫者
     还有想保住自己真金白银的。
     通用电气的主要股东和投资者Peltz昨天表示,这次更换CEO,是一个“超级棒”的举动。他领导着一个拥有100亿美元基金:Trian,是一个激进投资者。在它的投资名单中包括:GE、思科、食品巨头Mondelez International、 Pentair、杜邦等公司。
  当年2015年10月,Peltz旗下的Trian基金管理公司收购了通用电气9850万股票,当时价值25亿美元。而截至上周五收盘时,佩尔茨持有的通用电气股份价值约8亿美元。损失了2/3。
  在一个本可以经营稳健的长线蓝筹股企业上,丢了这么多钱,Peltz自然要发飙。
  如果时间可以倒转,直到2004年,通用电气还是美国最有价值的公司,价值近4000亿美元。那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工业时代。而上周,通用电气的市值下跌1,000亿美元以下,这是2009年3月以来的第一次。在最近几个月内,苹果和亚马逊先后登顶万亿美元俱乐部。而工业巨人,则在科技巨头面前,却变成一个只有零头的小矮人。真是一个疯狂的世界。
  谁是新任者
  与其这样问,不如问谁是丹纳赫?
  丹纳赫是一个高度多元化的国际性公司,其产品涉及到工业技术、测试和测量、环境、生命科学和牙科。是的,最后一个是牙科工具。这些五花八门的产品,涉及到四十个左右的行业顶级品牌。实际上丹纳赫是业界最为有名的收购整合之王,在中国很多高管中,口碑极高。

  正是Larry Culp,完成了这一切。Culp在2000年到2014年任职丹纳赫CEO期间,这家股票市值增长了5倍。
  然而,Culp领导的丹纳赫是几十个整齐的小方队组成的巨型兵团,而不是大块头航母。随着GE已将其许多部门剥离,目前重点专注于发电、发动机和可再生能源。今天的通用电气,已经与十年前的GE大不相同。甚至与两年前的GE,也很不相同了。业务开始聚焦到有效的几块业务单元。这种大型块状业务,对Culp应该说,是一个挑战。
  重要的是,新任CEO也没有准备好。他加入董事会才不到半年。而在昨天,按照CNBC的说法,“Culp连办公室还都没有”。
  Culp应该没有时间来研究他的办公室在那里。因为GE正在被放在烤火架上。GE需要快速评估上个月意外产生故障的下一代H级涡轮机,还有多大的暗坑——这使得GE将大幅减记与该部门相关的230亿美元商誉。同时,还要解决一个已经按下启动键的使命,在2019年底前将通用电气的医疗保健业务分离。当然,还有让通用电气一直喘不过气来的沉重的债务负担,从2018年底前的500亿美元,降低到2020年的250亿美元。
  没有人相信Culp能够立刻力挽狂澜。老房子着火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是最难救的。但是华尔街都被Culp的光环所折服。华尔街都愿意相信Culp的能力。
  也只能这样了。没有信念,救不了GE,也救不了它的股票。
  未来是什么
  对于Culp的上任,捂着只剩下的裤衩的投资者开始狂欢。他们像是屡屡赌输的投机者,理性思维已经空转:任何改变,都是好消息。他们对利润警告和巨量额外费用计划置若罔闻。
  股票一度飙升16%。

  这使得GE走上了2009年3月以来最大单日涨幅的轨道。成交量猛增至1.58亿股,成为美国主要交易所最活跃的股票交易,几乎是全日平均水平的三倍。
  然而,这种欢呼的掌声能持续多久,还要看Culp的火场奔跑速度,也要看他的战略视野。Culp需要跳过前任Flannery手忙脚乱的策略,也需要对Immelt曾经描绘过的数字工业战略宏图小心评估。Flannery对于Immelt的“战略忠诚”,让其职业生涯蒙羞——Culp绝不可能重蹈覆辙。而作为一个资本并购高手,Culp应该不会只在三个领域进行腾挪。多元化业务,小而美的尖兵方阵,或许是他心中的战略信念。
  至于业界最为关心的Predix的去向,相信这不会是Culp当下最重要的任务清单。Predix仅仅就一个品牌而言,或许会出售,或许会留下,但已经注定不会是早前所宣称的工业互联网平台。GE Digital需要收缩成一个瘦身版的内部业务单元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首先服务好GE大的战略业务,而不是跳出来为行业肩负大旗。
  过去的一年无数次确认了GE黯淡无光的眼神。华尔街只关注股票;中国人开口只想问:Predix咋整呀,工业互联网到底成不成?无人真正关心GE的业务进展。而在浪费了足足14个月之后,留给新任CEO的时间越发显得稀缺而珍贵了。
版权声明:版权归控制工程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频道推荐

关于我们

控制工程网 & 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 全球工业控制、自动化和仪器仪表领域的先锋媒体

CE全球

联系我们

商务及广告合作
任小姐(北京)                 夏小姐(上海)
电话:010-82053688      电话:18616877918
rendongxue@cechina.cn      xiashuxian@cechina.cn
新闻投稿:王小姐

关注我们的微信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2003-2018    经营许可编号:京ICP证120335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2318  服务热线:010-82053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