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资讯 > 业界新闻

高温逼停川、渝制造业,停电正伤及要害产业

www.cechina.cn2022.08.19阅读 2484

  第二轮全国疫情高峰之后,我们迎来了这个60年来最炎热的夏季。再然后,便是数年来随着经济增速放缓,渐渐被抛诸脑后的“限电保民生”问题。
    8月15日0时,四川省宜宾市宁德时代工厂,因当地执行限电措施被迫停产放假。
  同日,丰田成都工厂因为当地电力供应调度问题停产。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毗邻川地的重庆。16日又有消息传出,赛力斯与重庆长安等企业,也因为限电保民生措施,被通知即刻停产放假。
  一边是因为疫情而凋零的街面商业,尚未恢复元气;另一边,则是突然间就死灰复燃的伏季限电问题。一时间,在这个酷暑难耐的盛夏,令人感受到难以言喻的寒冷。
  限电的不只是渝川两地
  受困于限电保民生问题的,不止主机厂以及新能源产业相关企业。
  根据媒体8月15日的报道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成都当地吸纳就业的大户,位于高新西区合作路以及新都区黄鹤路的两座富士康工厂,也被“一视同仁”执行限电措施。
  新闻传出后的第一时间,即有媒体联系到了在两座工厂上班的人员,并证实了该消息。
  根据富士康官方的说明,停产日期为15日0时至20日24时。期间,工厂仅保留20%的保安负荷。
  据了解,丰田成都工厂等制造业企业,也均按照此标准执行。如无意外,所有因限电而停摆的企业,最快也需等到周六方能恢复生产。
  富士康、丰田工厂停摆的新闻出现不久之后,一份由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联合下发的文件,出现在网络上。
  这份名为《关于扩大工业企业让电于民实施范围的紧急通知》的文件,明确要求“在全省(除攀枝花、凉山)的19个市(州)扩大工业企业让电于民实施范围,对四川电网有序用电方案中所有工业电力用户(含白名单重点保障企业)实施生产全停(保安负荷除外),放高温假,让电于民,时间从2022年8月15日00:00至20日24:00”。
  类似的对制造业企业“限电保民生”操作,很快也出现在了毗邻四川的重庆市。
  16日又有传出消息,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塞力斯汽车有限公司旗下,位于两江区的生产基地www.cechina.cn,于前一日(14日)同样接到了区电力保供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通知,被要求自15日起,“采取放高温假方式,让电于民”。但有别于成都的是,重庆两江区的“高温假”多了整整4天。企业被要求到24日,也就是下周三,再行复工。
  此外,14日武汉亦传出消息,受到长江罕见低水位影响,武汉以及湖北多个地区,开始采取小规模限电措施。
  武汉市内不少写字楼、大型商场,中央空调系统被要求调高温度,并缩短每日的运营时间。
  在川、渝、鄂之后,17日上午,江苏省也紧随其后,开始执行限电措施。
  但和前述限电地区有所区别的是,江苏省将主要采取错峰用电、生产线轮流开启等较为“软性”的方式,来缓和高峰期电力供应紧张的问题。
  而在17日晚些时候,浙江嘉兴也传来消息,当地的工厂也已经进入限电状态,每周采取“停三开四”模式。

  水电竟成了本次的祸根
  尽管限电措施是全国多地区的,但以四川、重庆最为严重,却也是无可置疑的事实。究其原因,乃是这两省电力供应结构上的根本问题。
  众所周知,作为全国水电依赖度最高的两个省份,四川和重庆在每年的汛期,80%的电力供应仰赖水电。
  以往年份在进入6月汛期以后,受充沛的水流驱动,四川、重庆各地的水电站,也逐渐进入生产高峰阶段。与汛期水流同步的是,省内省外在此时也分阶段降低火电、燃气电厂的火电输出功率,代之以水电。
  同样,往年在进入夏秋汛期阶段前,川、渝两地的大坝就开始关闸蓄水,在减少下游洪涝风险的同时,也能将大量的水资源蓄积到冬春的枯期使用。
  但反常的是,进入6月以来,来自青藏和川西地区的水流严重偏枯。根据四川水利部门的数据,今年7月偏枯40%,进入8月以来偏枯更是达到了50%。
  对此,有媒体采访了长江上游水文水资源勘测局的专业人士,得到了以下的说明:
  汛期枯水的根本原因,肇因乃是较为少见的夏季全流域干旱现象。
  根据实时的水情数据,长江寸滩站和嘉陵江北碚站,今年水位比去年同期要低3米左右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接近历史同期最低。而在一般情况下,每年7、8月份都是重庆的主汛期,往年的主要基调都是抗涝抗汛。
  但是今年长江及嘉陵江上游降雨明显偏少,上游来水减少。由于上游来水偏少,加上持续的晴热、高温,重庆长江、嘉陵江洪峰过境的景象在今年汛期消失了,由此出现了“汛期反枯”的罕见现象。
  水不够,则水电站的水轮机也无法全功率运转,导致各电站汛期发电能力遭受严重打击。尤其受到岷江、嘉陵江水流减少影响,亭子口、长河坝水电厂的水位已经直逼枯水期方能见到“死水位”,沿线水电站即将彻底丧失发电能力。
  和发电端的困局相悖的,是用电端的一路“高歌猛进”。
  受60年来(1961年以后)最极端高温影响,四川、重庆两省的用电负荷飞速攀升。截至本月15日,根据公开渠道可见的官方通报,四川用电负荷历史纪录已经被突破了6次,重庆则以4次屈居其后。
  停电正伤及要害产业
  今年3~6月,受新冠奥米克戎毒株影响,我国经历了自2020年上半年后新的一轮全国性疫情。进入7月以后,随着疫情初步得到控制,恢复经济和生产秩序,努力减少封城期间的损失,已成为了当务之急。
  但所谓天公不作美,60年最严重的高温天气,以及反常的少雨汛期,正成为各地零星疫情之外,最大的难关。
  而值得注意的是,四川不但是目前国内制造业向内陆转移的主要节点,亦是国内硅料主产区之一,同时又是光伏制造产业重镇。此次限电、停电,已对整个地区的硅晶生产,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此外,根据上面提到的《关于扩大工业企业让电于民实施范围的紧急通知》,已经明确了本次停电未将白名单重点保障企业排除在外,因此大部分在疫情期间位列“白名单”的IC企业,将无可避免地出现生产中断问题。
  更为严重的是,一部分晶圆厂除面临一周停产外,还将承担部分晶圆报废的附加损失。四川境内建有制造设施的重要半导体供应链企业有TI、英特尔、安美、Diodes、Molex、ASM、MPS、士兰微、华微电子、振芯科技、乐山无线电等。
  此外,报道称,潜在受影响的关键企业还包括显示面板龙头京东方和下游惠科、长虹等,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台系电子代工三巨头鸿海、仁宝和纬创。而根据17日晚间的后续报道,业内人士已经确认,目前除惠科就供电问题仍在与当地政府交涉中;京东方B19已确定15-20日停电。
  截至本月15日,四川省的日用电负荷,已稳定在6000万千瓦/时上下。这个数字,大约是目前广东日电力消耗的一半左右。而即便考虑外省市临时调集的电力,四川省内发电设施功率冗余,已近枯竭。
  于是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我们看到了现在这个结果——几乎全四川、重庆工业限电,让位给民生保障的这一结果。
  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天灾。但此时此刻,这场危机此刻仍在继续和扩大。
  截至本文发稿前夜,仅重庆市境内已经有51条河流断流,24座水库接近干涸。而在四川全境,断流的河道已破200大关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而处于枯竭状态的水库已近三位数。
  而凡此种种的困境,在迫使我们直面,并选择有所放弃之际,也同样提出了一个更具深度的灵魂式拷问——
  如何衡量可再生能源与现有能源体系的发展?
版权声明:版权归控制工程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继续阅读

频道推荐

关于我们

控制工程网 & 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 全球工业控制、自动化和仪器仪表领域的先锋媒体

CE全球

联系我们

商务及广告合作
任小姐(北京)                 夏小姐(上海)
电话:010-82053688      电话:18616877918
rendongxue@cechina.cn      xiashuxian@cechina.cn
新闻投稿:王小姐

关注我们的微信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2003-2020    经营许可编号:京ICP证120335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2318  服务热线:010-82053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