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资讯 > 业界新闻

“犀牛智造”能撑起阿里的新制造美梦吗?

www.cechina.cn2020.09.23阅读 3276

  9月16日,阿里巴巴打造的全球首个新制造平台:犀牛智造正式亮相。
  这是一个已经保密运行3年的数字化智能制造平台,面向中小企业,率先在服装行业开始探索,并已与200多家淘宝中小商家试点合作。
  犀牛智造“新”在哪里?
  在阿里的描述中,犀牛是新物种——不只因为它是一只会绣花的铁憨憨,更因为它能横跨制造与销售。

  犀牛智造希望商家可以像使用云计算一样,使用工业互联网服务,用其解决生产供应链中的一系列痛点,连通销售预测和柔性制造,来建设新工厂。
  媒体报道并总结了犀牛工厂的5大创新:
  1.工厂智慧大脑:数字化设计系统联动需求和供给两侧,可3D快速仿真测试、为商家提供报价基础、为供应链提供采购依据、为生产提供工艺指导。
  2.中央仓智能化的采、裁、配:犀牛智能中央仓犹如餐饮行业的“中央厨房”,可智能采购、柔性供给。
  3.智能导航“棋盘式吊挂”:该系统可将吊挂衣架自动分配至相对空闲的工位,改变了过去服装工厂吊挂单向流转,容易拥堵的问题。
  4.数字印花:可将印花工艺参数,以投影的方式进行定位,取代传统工厂手工画框定位的方式,大大节省了印花效率。
  5.环保洗水:通过雾化技术,代替传统水浴处理,洗水每件衣服用水量可减少到原先传统洗水的1/3,大大降低排放量,提升洗水竞争力。
  犀牛发布之后,很快引发了大量关注。不过对于这则新闻,估计很多朋友并不会觉得意外。
  一是,阿里的淘宝平台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用户行为和购买偏好数据,尤其服装行业,更是淘宝的优势所在。
  再者,盒马鲜生的示范www.cechina.cn,让阿里看到了“产供销一体化”的模式确实可行,通过柔性的数字化平台,可以将产品的生产、制造与消费者实现无缝连接。
  第三,工业互联网经过几年发展,已经推进到向各个垂直行业下沉的阶段。服装行业需要工业互联网平台,况且前有酷特智能的尝试作为参考,阿里可以更好的规避某些误区。
  因此,阿里的新制造选择从服装行业切入是预料之中。
  值得思考的是,工业互联网的未来发展,以及犀牛智造的下一步走势,因此本文将尝试讨论以下3个方面的话题:
  1.工业互联网很可能让各种传统行业加速进入洗牌期,并将互联网赢家通吃的模式带入到传统行业,具体分为两个场景:
  1) 市场集中度较高的行业,数字化转型最为成功的传统企业,将成为少数的新寡头;
  2) 市场集中度较低的行业,随着工业互联网的深化,集中度逐步提升,并由新晋工业互联网企业占据头部位置。
  2.犀牛智造既然被阿里定义为新物种,势必将与淘工厂和青岛酷特形成差异,它的发展模式很有可能是走向产供销一体化。
  3.新制造的最大价值之一,是引发传统行业中,职位的重新定义以及角色的再次分工。
  我们依次来说。
  01 工业互联网增强了资源的流动性

  互联网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控制工程网版权所有,但是竞争之后的结果超出很多人预料。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加均衡,而是更多资源向头部汇聚,很多领域形成了赢家通吃,甚至“第一名通吃”的局面。
  比如即时通讯领域的腾讯、电商领域的阿里、搜索领域的百度、生活服务领域的美团…很多垂直领域的绝大部分市场都被金字塔顶部的极少数企业占据。
  为什么会形成这种局面呢?
  在经济学上,“李嘉图定律”很好的解释了这个现象。
  “李嘉图定律”,简言之就是一句话:土地租金是由垄断性(稀缺性)来决定的,并不取决于成本。
  比如土地分为好的土地和不好的土地,如果大家都想要好的土地,那么这块土地的租金就会出现溢价,租金就越贵。稀缺性决定了使用者付出的价格,这就是李嘉图试图说明的原理。
  后来,人们逐步将李嘉图定律应用于诸多经济要素中,成功解释了很多经济现象。
  相比传统社会,现代社会中信息越透明、越对称、流动越好,这一定律导致的势差就越明显。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信息公开透明和迅速流动的特点,让“李嘉图定律”中所描述的这种势差得到了无法抑制的扩大。
  工业互联网,虽然姓“工”不姓“互”,但是它也在某种程度上,为传统行业带来了透明度、连通性和流动性。
  工业互联网最早的切入点是设备联网和预测性维护,对单个设备的运行状态进行监控,提升设备状态的透明度,从而提升设备的运行效率,降低停机时间和意外损耗。
  随着企业内部的联网设备数量上升,工业互联网逐步跨越生产线、车间和厂区,实现了更大范围的连通性。
  接着,贯穿垂直行业和产业集群的工业互联网逐步出现,通过对整个产业链进行改造,逐步提升了研发能力、生产能力、原料配送等各种资源在行业内部的流动性,使得整个产业的效率更高,资源配置更优。
  当工业互联网发展到这个阶段,我们有必要将市场进行切分,按照市场集中度分别进行分析:
  ●对于市场集中度较高的行业,原有的头部企业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实力雄厚,他们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往往优先选择自建工业互联网平台和完整体系。
  因此在这类市场中,数字化转型最为成功的传统企业将成为少数的新寡头,他们会把自己锻造成为智能时代的万亿级平台型企业。
  ●对于市场集中度较低的行业,市场竞争激烈,中小企业很多。这些企业自建工业互联网平台并不划算,采用第三方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则更为稳妥,成本和风险可控。
  因此在这类市场中,既具备传统行业的专业知识和深厚积累,又具备工业互联网建设能力的创新型企业或者跨界型企业,具备很强的优势。
  随着工业互联网的深化,行业资源的流动性进一步增强,“李嘉图定律”逐步发挥效用,促进行业集中度的提升。
  这批新兴或者跨界进入该行业的新晋工业互联网企业,最有可能占据头部位置。
  典型的例子包括智布互联和粮达网。
  智布互联是一家为面料贸易提供大数据驱动方案的企业,在2019年9月完成了1亿美金的C轮融资。他的主要业务是为面料提供数据驱动方案,致力于发展纺织云工厂。他们通过“互联网+纺织”思维打造共享纺织工厂产能资源新行业模式,推动传统纺织制造加入互联网共享经济公司。
  粮达网是中粮集团和招商局集团共同成立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农粮行业的数字化发展处于初级阶段,粮达网在“互联网+农粮”的道路上探索了5年,打造了以线上竞价交易为主,线下就近交收,提供全程金融、物流和信息服务的商业模式。
  再说回犀牛智造,凭借淘宝、天猫的前期积累,它自然成为最有实力占据服装行业头部位置的新物种。
  服装行业的市场集中度较低,同时其中的很多企业自动化程度低,运营相对低效,非常有机会出现一个柔性的服装工业互联网平台,通过连接并分发信息给改造后的工厂,实现高效的服装生产和交付。这个机遇显露在阿里面前,没有理由不被抓住。
  有了犀牛智造的先行试点,不排除今后在更多的市场集中度较低的领域,出现巨头跨界入局www.cechina.cn,华丽转身成为全新工业互联网企业的可能性。
  02 犀牛智造的下一步迈向何方?
  下一步,犀牛智造怎么迈非常关键。
  为了分析这个问题,我们先来看清淘工厂和酷特智能的发展脉络,再来剖析服装行业的整个价值链。
  阿里在做新制造的有两路人马。
  一路就是文初提及的犀牛智造,这家公司正式注册成立于2018年3月,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持股100%,注册资本3000万美元。天猫、淘宝总裁任该公司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归属于阿里的天猫、淘宝体系。
  另一路是淘工厂,于2013年开始运营,归属于阿里巴巴旗下的1688事业部。
  淘工厂与犀牛智造两者处于并驾齐驱的位置,阿里云智能IoT事业部为两者提供技术支撑。
  淘工厂通过聚合海量工厂,覆盖消费品行业类目,帮助电商卖家解决找工厂难、小单试单难、翻单备料难、新品开发难的问题。它的思路是,从满足电商柔性供应链开始,逐步向线下品牌渗透,向周边国家渗透。
  在过去几年,淘工厂一直在做生产端、工厂端数字化转型升级,帮助数万工厂在阿里巴巴赋能下,做新制造的生意。
  淘工厂认为要先帮助工厂做好全链路透明化的基础设施,才能真正意义上去迎接那些无比精彩的个性化市场需求。
  从市场评价上来看,虽然说接入淘工厂,似乎给商家一种缓解压力的勾引,但是初步尝试之后,翻单率不高,相当部分的商家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犀牛智造诞生在淘工厂之后,想必不会在阿里体系内,重复的去做淘工厂已经做过的事情,比较有可能的发展方向是立足生产制造端,向上下游延展。
  酷特智能成立于2007年,前身为在1995年于青岛创立的红领集团。酷特智能的独特之处在于其C2M定制商业模式和大规模定制模式。
  C2M商业模式,就是将C端客户需求直接提供给M端制造工厂,去除渠道商、代理商等中间环节,从而降低生产成本和沟通成本,提升产品的性价比。
  大规模定制模式,也并非用全自动化的机器取代人,而是靠服装定制的一整套逻辑和算法,从生产执行到质保体系,从物流配送到客户服务,所有的生产销售流程都由数据驱动。
  目前酷特旗下有西装厂、衬衣厂和休闲裤厂为主的三个专业制造工厂,而西装、衬衫、休闲裤这三者是在浩如烟海的服装非标品中,相对标准化程度较高的几个标品。
  酷特的服装定制业务主要分为三个板块,ODM贴牌代工、个性化定制、职业装。从营业收入构成上来看,贡献最大的业务仍然是贴牌代工,主打C2M的个性化定制尚未成为公司的核心业务。
  这与消费者个性化定制的购买习惯并未形成有很大关系。
  有了酷特智能在前,犀牛智造并不是第一家探索C2M模式的企业。
  酷特智能由原先的服装加工传统企业转型而来,犀牛智造不存在这一层原始业务的枷锁,同时又多了来自电商的基因和数据,可以跑得更快。
  03 服装供应链的过去和未来

  选对趋势犹如乘电梯,选错趋势犹如爬楼梯。
  既然犀牛智造立足服装行业,我们接着来分析服装行业的整条价值链,从而更加清晰的判断和把握未来趋势。
  服装行业本身的技术难度可能确实不高,但是在服装行业推进工业互联网的难度很高。
  中国服装行业非常分散且缺少巨头,这是有原因的。服装是非标品供应链的最典型范本,品类多、变化快、消费者忠诚度低。
  服装产业的链条很长,参与方非常多,玩家非常分散,且企业大部分是中小企业,广泛分布在全国各地,这些中小企业在产品研发和IT信息化投入都非常有限,导致整个行业的信息化和数据化水平都较低。
  拆解产业上下游来看,服装供应链是从零件到中间半成品再到最终产品,通过渠道流通至消费者的复杂网状结构。
  链条中主要存在以下角色:
  ●最上游为棉花和化纤生产原材料市场。
  ●中上游为纺织制造过程,面料经过纺纱、织造形成坯布,再通过针织、梭织等方式形成面料进行加工后印花染色,整体流程可机械化程度较高。
  ●成衣厂进行中下游制造,主要为面料裁剪和缝制。
  ●产业链下游为销售渠道,品牌商主要通过直营和经销商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非品牌商主要通过小b。近年来直播电商、社区团购等兴起带来了各类新兴小b销售渠道。
  根据源码资本的分析,全国规模以上服装厂约1.4万家,对应20倍以上的小微服装厂,形成约40万的企业群体。
  整体零售规模约为1.4万亿,线下约9500亿,线上约4500亿。

  曾任九牧王服饰战略总监、美特斯邦威战略负责人的曹益堂,也描述过服装行业的整个环节,包括:
  产品企划/设计→原材料采购→生产→物流配送→品牌商→批发商→零售商(包括线上和线下)→品牌之消费者推广→消费者
  其中,离消费者最近的、价值创造较多的产品企划/设计、品牌营销和零售环节,构成服装行业的“金三角”,利润率最大。
  经常被作为典型企业研究的ZARA,其创造顾客价值最大的部分正是产品企划/设计、品牌营销和零售环节,而包括物流配送在内的供应链体系,是支撑前两者创造的价值实现。
  从价值链的分析中可以看出,生产加工环节,处于服装行业“微笑曲线”的底端。虽然改进的需求巨大,仍无法改变对于整体产业链的价值提升中,这部分的杠杆撬动效应有限的事实。
  根据麦肯锡公司对标准普尔1500指数上市公司的平均损益的研究,在总销售量不变的情况下,价格每提高1%,营业利润将增加8%。这比原材料及直接人工成本等可变成本每下降1%,所产生的影响高出几乎50%。
  可见,在生产端勤劳努力的降本、增效、减存,不如在消费端提高价格或者销量,更容易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用。
  对于服装行业而言,品牌的价值尤为重要。
  作为比较极端的案例,当年叱咤上海滩的四大保暖服装品牌,南极人、北极绒、恒源祥、俞兆林,不约而同地砍掉了生产线,低调转型卖起了吊牌。
  咱们用数据说话,南极电商(前身为南极人)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营收中与品牌授权相关的营收为13.05亿,其品牌综合服务业务的毛利率高达93%,“贴牌”几乎贡献了南极人的全部净利润。
  在成立之初,摆在犀牛智能面前的有两个方向,一个是跨行业方向,给制造业企业提供解决方案,可以快速成型,模式也轻。另一个是阿里从来没走过的路,做重度垂直,深耕某一个制造行业。
  既然选定了第二条路,犀牛智造很有可能不断延展和深耕。
  04“新制造”两路人马VS“新零售”八路大军

  怎么在服装行业持续创造更多价值呢?
  对于犀牛智造,比较务实的一个思路是把握单点,渗透上下游。
  单点是指初创型的业务需要从某一细分领域的某一个环节进行切入,例如设计、制造、物流、销售等,然后再通过这个单点来影响上下游。
  对于犀牛智造而言,率先切入的单点是服装的加工生产环节。
  这个切入点找的很准。
  随着消费端的变化,以及直播电商等新流通模式的兴起,服装行业需要具备更快的反应能力,催生了对于柔性制造需求,这就对整个服装供应链的要求越来越高。
  这就意味着,原本从品牌端自上而下的“推式供应链”已无法适应消费者的需求,需要变为以消费者为驱动的“拉式供应链”。
  对于单个服装生产工厂的改造并不够,拉式供应链的打造还需要以工业互联网平台为依托,增强企业间的协作,通过基于产业链的全局视角,进行资源调度和流程优化,进而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
  这就需要有企业作为协调者的角色,照顾到产业上下游更多角色的利益。对于产业端而言,更重要的是,建立起一张能够打通产业链的实时协同网络。
  打造拉式供应链,承担协调者的角色,正是犀牛智造的优势所在。
  在此基础上,从服装产业链的自身特色来看,未来犀牛智造朝向盒马鲜生的“产供销一体化”模式发展,似乎更容易触达服装产业链中高价值的环节,更加有利可图。
  盒马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看破流量”的多场景模式与上游精心布局的数字化农业,前者为创新核心,后者为内在支撑。其商业逻辑已形成以线上线下融合为核心的完备体系。
  未来,在服装行业也很有可能出现类似于盒马鲜生这样,掌握大量线上线下销售通路的新物种,并可能导致服装产业链条利润的重新分配。
  目前阿里在“新制造”只有两路部队,而在“新零售”已经集合了八路大军。
  阿里巴巴CEO张勇在内部讲话中透露,“新零售”的八路大军包括:
  1.在天猫及线下一体化运营的品牌店;
  2.与银泰打造的新购物体验和购物零售业态的百货大军;
  3.与苏宁合作的从城市到农村的数码电器大军;
  4.以盒马鲜生和以大润发为代表的、包括跟天猫超市结合在一起的食品快消领域大军;
  5.用技术、数据和整个经济体资源驱动的消费者独特体验的口碑大军;
  6.能够打通城市和农村双向供应链和消费链路的村淘;
  7.让所有的小店变成用互联网技术来赋能的智慧小店;
  8.以居然之家为代表的家居生活类场景,着力打造家经济。
  阿里巴巴从来不缺战略大师,有新零售的示范在前,新制造的未来体系充满既视感。
  ----写在最后----
  服装业的重新分工
  站在当下的时点,服装行业上游的产业互联网及供应端的整体改造,尚处于早期的起步阶段。
  消费者的需求已经开始倒逼供给端需要更具有创新性,服装行业中的社会分工将被重塑。
  首先,服装厂当前的信息化程度比较低,设计、生产和流转等过程有许多细碎的分解动作,属于人力密集型产业。大量数据散落在线下的各个工单里,从业人员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工作环境和人员素质不适合操作复杂系统。
  工业互联网的应用,需要生产一线的操作员对智能化有了初步了解,提升自身素质。
  其次,服装业中将需要大量的设计师群体,满足消费者更加注重个性化和设计感的购买需求。
  这些设计师同时也是数据分析师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他们需要洞察流行、预测潮流,不断挖掘连消费者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购买冲动。
  尽管实现C2M的软硬件基础设施已经完备,但市场需求量远未达到可以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生产的状态,纯定制生意还不够多。
  因此对于设计师的岗位,存在大量的人才缺口。
  操作员素质的提升,以及设计师的大量培养,也是阿里在推进新制造中,需要面对的问题。
  从目前公布的数据来看,犀牛智造90%的客户都是中小商家,尤其是淘宝天猫上的新品牌。
  犀牛工厂已经能够实现生产端到端、全链路的数字化。相较其它工厂,犀牛可以缩短75%的交货时间、降低30%的库存,甚至减少50%的用水量。
  按照犀牛智造给自己的目标,是要服务10万个时尚品牌、10万设计师。
  完成这个小目标,不仅要靠对工业互联网的理解,对服装供应链的调度,还需要对商业合作的领悟,以及对各种利益与预期的协调。
  无论结果如何,至少阿里这次进军新制造的决心很强。
  本文小结:
  ●工业互联网,虽然姓“工”不姓“互”,但是它也在某种程度上,为传统行业带来了透明度、连通性和流动性。
  ●对于市场集中度较高的行业,原有的头部企业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实力雄厚,他们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往往优先选择自建工业互联网平台和完整体系。
  ●对于市场集中度较低的行业,市场竞争激烈,中小企业很多。这些企业自建工业互联网平台并不划算,采用第三方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则更为稳妥,成本和风险可控。
  ●犀牛智造既然被阿里定义为新物种,势必将与淘工厂和青岛酷特形成差异,它的发展模式很有可能是走向产供销一体化。
  ●站在当下的时点,服装行业上游的产业互联网及供应端的整体改造,尚处于早期的起步阶段。消费者的需求已经开始倒逼供给端需要更具有创新性,服装行业中的社会分工将被重塑。
  ●新制造的最大价值之一,是引发传统行业中,职位的重新定义以及角色的再次分工。
版权声明:版权归控制工程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频道推荐

关于我们

控制工程网 & 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 全球工业控制、自动化和仪器仪表领域的先锋媒体

CE全球

联系我们

商务及广告合作
任小姐(北京)                 夏小姐(上海)
电话:010-82053688      电话:18616877918
rendongxue@cechina.cn      xiashuxian@cechina.cn
新闻投稿:王小姐

关注我们的微信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2003-2020    经营许可编号:京ICP证120335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2318  服务热线:010-82053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