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资讯 > 自动化软件

林雪萍 | 一地金沙,谁为工业软件狂

来源:知识自动化2021.12.09阅读 420

  到处都是工业软件并购的热火,为数字化转型照亮去路。灼人的火光轻快地照在人们充满希望的脸庞上。抬头望,斗转星移之外的星球捕捉。自由星体无法再保持自己的独立运行轨道,它们不断地被横撞进来的恒星引力所捕获。无法逃逸的命运,让曾经自由的星体找到了母星。整个全球的工业软件市场,都充满着繁忙而愉快的并购交易,一如星体的能量在不断被重新分配。

  工业软件作为人类工业知识最高浓度的结晶,是无数工程师脑海的多次碰撞和交换的结果。这正是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最耀眼的光辉。而并购,则是最好的元气吞吐。人类知识交接棒,就在工业软件的并购中实现。
  新基建的样子
  3000万美元的收入,用7亿美元来收购。这是基础设施工程设计软件公司的头号选手——本特利,给出的代价。本特利在11月中旬,购买了Power Line Systems公司。这是一家输电线路及结构设计软件,它是由一位来自威斯康星大学的教授,在三十多年前创立的。现在,这位程序员创始人应该也跑不动了。把代码交给活力四射的小恐龙,是最正常的一种归宿。这家没有全职市场营销人员的软件企业,靠着优良的订阅模式,一直保持着充沛的现金流。这些细分市场的工业软件,正如石头缝隙里的小螃蟹,外面再大的风浪也不能撼动它。但是,它也没有能力长大。直到有一天,企业家变老了,企业就会被收购。在成熟的工业软件市场,细分玩家的宿命就是被收购。小鱼无需长大,留给大鱼自有招法。这是工业软件行业独特的进化方式,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工业软件的壁垒深厚。从来没有见过一家不通过并购能够长大的公司。任何一家站稳了脚跟的公司,都吸收了远比当前工程师要多得多的智慧。最聪明的大脑,是来自最大限度的集成。这是任何一个后来的挑战者都要清醒面对的行业法则。
  这家输配电设计工具公司,将在本特利全新的集团——电网集成集团GIG下运营。本特利的产品组合,自此得到极大的丰富,实现了电网基础设施的全生命周期集成,无论是变电站、配电资产及通信塔,还是电力传输等。当我们都在谈新基建的时候,我们看见了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这些眩晕的新名词;而国际工业玩家不懂这些词,它们只是在抢时间,拼命收购工业软件。新基建对它们而言,就是传统基建需要的强有力的数字化技术外衣。最强的支点就是工业软件。
  本特利正在利用能源转型和电网现代化,屏住呼吸布局以扩大市场份额。国外工业进化逻辑很简单,凸显中国工业思维的过于跳跃。当中国制造界在口号声中,乘坐气艇一心高飞的时候,国外的供应商却一心下沉,翻耕土地。
  2021年最不可思议的收购,当属美国Autodesk公司收购Innovyze。前者是大名鼎鼎的CAD软件公司,中国最早接触画图软件的大学生,几乎都受过它的熏陶。而Innovyze则是波兰一家水务基础设施软件公司。
  一个设计公司,收购一家水务管理软件公司的驱动逻辑是什么?
  显然不是随便玩的。这笔交易金额,也达到了10亿美元。相当于领回家里一头独角兽呀。没有一点现金余粮,大户人家也是吃不消的。
  Innovyze,以卓越的现场模拟和数字孪生,提供了供水管网的管理和监测系统,让自来水公司更有效地管理水务资产,而资产运营可视化也完全不在话下。重要的是,它还有全球3000多个水务用户。在过去十年www.cechina.cn,这是水务领域最具突破的创新公司之一。
  其实欧特克,早已不能看成是一家单纯的CAD设计公司,在过去十年也是大量并购了仿真软件公司,包括Moldflow这种专门用于塑料注塑流动仿真的软件。这次并购,它真正的意图是通过旗下的仿真软件,跟水务实时数据进行配合,这也意味着“实时混合仿真”技术走向了关键性的应用阶段。
  仿真通常是在设计研发阶段,为了优化和验证设计,它与现场其实是拉开了距离。但现在物联网让实时数据可以随时、随地开口说话,改变了这种形态。仿真不再是安静的白领桌子上的算力激战,而是跟着固定资产的每一次震动而实时脉动。在呼啸的大桥,或者在迎风的建筑有细微的摆动(最具有震撼性的,就是今年518深圳赛格大厦的晃动),实时仿真软件将起到更好的监控作用。利用传感器的实时数据,进行混合仿真。这是后市场即将崛起的一块蓝海。可能是中国大学里面最有声望的一款软件,大连理工的SiPESC仿真软件正在大桥上实时监查大自然可能的不满,而初出茅庐的云庐科技软件也在地下管网、污水管道里侦听一切可疑的声音。这类仿真软件,已经成为“嵌入式仿真软件”的一种。
  从更长远看这个问题,重资产的现场运维成为一块新蓝海。中国重资产的投资期,已经过了巅峰。石化行业、电厂行业都很难再有大规模的投资。在这种情况下,存量装备市场的运维是下一个蓝海之地。然而从设计院的设计端,到建设方、再到最终的用户方,中间跨越如此广阔的时空,数据线索早已千疮百痍。唯有将设计、仿真和运维软件进行结合,才能实现数据管道的自由流动。电气与自动化巨头施耐德,最近两年连续收购了AVEVA软件,和实时数据库第一品牌OSIsoft,无疑不是推动设计与运维的结合。从前端设计软件找设计数据,从后端运维软件找实时数据控制工程网版权所有,让二者进入同步加速器。基于数据的洞见,才会脱颖而出。
  开窍的机械制造商
  今年最开窍的制造商,当属于全球工业刀具的老大山特维克。刀具作为工业的牙齿,属于典型的耗材,种类繁多,盈利丰厚。而瑞典的山特维克集团,旗下拥有多种多年来收购的刀具品牌。而仅仅一个可乐满,就已经是全球第一。要想知道一个行业风向标,观察龙头的策略,肯定是最省事的一个。那么山特维克最近一年在干什么?
  8月份,山特维克收购了美国的CNC Software公司,它旗下的MasterCAM软件赫赫有名。这种CAM软件一般是用来做刀具轨迹规划的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所有的机床都离不开。而MasterCAM一度是全球最大的CAM公司。
  CAM软件对于机床非常重要,但它的体量很难做大。这也意味着独立的CAM软件很难生存。昔日的王者之一,英国Delcam早已经被老牌CAD厂商欧特克收购;而以三坐标测量机出身的瑞典海克斯康,则更是CAM软件的屠夫,接连吞并了四五个CAM软件。而今年年初,做钣金弯管的CAM软件,则被全球最大的钣金机床和激光制造商通快给一口吃掉。
  CAM软件其实多如牛毛,但都很小。作为最大的刀具商,山特维克最近一年大开杀戒,对CAM软件频频举刀。就在7月份,收购了美国的Cambrio,这也是一家汽车和航空制造业所必须的CAM软件。
  山特维克咋就对软件垂涎三尺了呢?或许,它也是受到并购狂人海克斯康的刺激。同为瑞典公司,海克斯康最近十年发疯一般地收购各种软件公司。最知名的一次是居然吃掉了全球第一家CAE公司MSC,简直帅呆了。海克斯康作为一个硬件选手,却一直把手伸进软件的兜里。比如说,可乐满一直选用的一家CAM软件Esprit,在去年年底也被海克斯康收购了。这么大的动作,一定会引起可乐满的好奇。与其让别人干,不如自己干。或许,2021年的两次CAM并购,都是可乐满受到海克斯康的启发。
  实际上,山特维克作为刀具龙头,自然会注意到数字化转型的大势所趋。早在去年10月,就收购了美国的CGTech公司旗下的VERICUT,这也是CAM加工模拟和优化软件的佼佼者。如果再往前推,2016年山特维克收购的德国Prometec刀具监控系统也是软件。而这家德国公司的刀具监控软件,则与全球第二大刀具公司美国肯纳金属有着密切的联系。第一和第二巨头相逢,世界画圆了。
  这就是全球刀具领头羊拥抱软件,积极走数字化转型之路。一年之内连吞四金,山特维克一举成为CAM市场的领头羊。根据e-Works的报道,CIMdata调研显示,山特维克已占全球CAM领域12.3%的市场份额。这跟GE通过连续并购,从最大的3D打印购买者,成为全球最大的3D打印制造商,真是如出一辙。想想这些制造大亨的做法,再看看国内一说数字化转型,要么就是工业互联网平台,要么就是商业模式突破。对比下来,真的会怀疑人生。
  尽管CAM软件一向独立行走江湖,但从现在来看,会越来越被其他公司吃掉。在工厂车间里,CAM软件要同时伺候着机床、CAD软件、刀具和测量工具这四路英豪,每一家豪杰的体量都比CAM软件大得多,因此也很容易被任何一家吃掉。
  测量工具的大块头如海克斯康自有充裕资金,大手笔实践自己的数字化战略。像德国蔡司、英国雷尼绍等测量厂商,也在软件上屯兵布阵。行业的转型是绝对性的,即使是小个头也自有千姿百态。今年6月,以手持便携式测量设备而闻名的美国公司Faro,也收购了一家HoloBuilder软件公司。它独有的图像捕捉能力,可以适配任何现有的360度摄像头,捕捉施工进度。这为FARO的摄影测量硬件平台,带来了快速构建数字孪生的能力,从而达到了项目管理的能力。
  每一家都在思考未来。对于全球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商,美国卡特彼勒在想什么?作为在全球市场份额占比16%左右的第一大公司,2020年为417亿美元。它的视线正在转向:新一代工地。卡特彼勒想弄清楚,未来的工作现场是什么?如何运营一个有效的工作现场?
  答案是:自主化解决方案。于是卡特彼勒在自动化、远程控制和自主领域进行投资。去年6月它收购了一家送货机器人的初创公司Marble Robot。这家公司曾经被评为20大自动送货机器人公司之一。
  这是卡特彼勒自动化和自主战略的一部分,也就是实现对下一代工地解决方案的承诺。机器人团队的专业知识,对于满足建筑、采石的自主化需求可以用上大派场。它一直在制造无人驾驶自卸卡车,并且思考它的形态。可以类比的是,如果军用飞机可以有母机、僚机,无人机可以有机群,那么矿山机械的子母卡车群,或许同样可以大展手脚。大多数矿场都有自己的生态系统,它们位于偏远、崎岖不平的地方,7*24小时工作。对他们来说,自动驾驶并不是一种时髦的技术,而关乎安全,每一个动作都要考虑,要减少浪费,使工作更可重复,就像工厂一样可控。凭借全球最大的自动运输卡车车队,卡特彼勒设备在采矿自动化领域一直寻求更自主化的方式。在过去六年多的时间里,已经有282辆自动驾驶卡车在运行,运输了20亿吨矿土。而下一步,子母卡车,无人卡车车队将会让采矿之地,变成令人震撼的机器人大军。《指环王》中黑暗魔君索伦的巨兽信徒们,不知疲倦地打造武器的工作效率,或将以工业文明的方式再次展现。
  到处都是让机器自主的景象。工业软件的拐点已经出现。不要动辄说“软件定义机器”,这种豪言壮语的真相是:“软件被机器吃掉”,软件公司被硬件公司拿下,软件就是机器的一部分。这就是工业软件的真相。
  安全疫苗打好了没有?
  未来数字化转型靠什么,无非三点:行业知识、软件和数字技术。而安全保障,则是必备一环。只要往数字化方向转,就必然有网络安全的问题。去年11月,罗克韦尔收购了西班牙的工业网络安全软件Oylo。这些都是专业选手的标准工作,正如GE当年在修建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的时候,也同步大量收购安全软件。这是攻守兼备的成熟落子手段。
  而对于哪一个转型巨头都是如此。霍尼韦尔在2017年就已经收购Nextnine公司,一家工业网络安全软件,使得霍尼韦尔互联工厂的网络安全,更加无忧。Nextnine的旗舰技术ICS Shield保护工业生产设施免受网络安全攻击,并对资产进行远程监控,已应用于全球6200多个生产基地,遍及石油化工。
  这些企业早已经打好了预防针。第三针加强针已经完成。而如火如荼的国内工业互联网平台,不知道疫苗是否已经打好?
  清扫战场:长不大的宿命
  在美国工业软件如此成熟的市场,艾默生以20倍销售额出手并购。豪掷55亿美元,才获取55%的股份。吉利在2010年收购沃尔沃,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手笔,花费不过18亿美元。工业软件这个市场,是不是太疯狂了?
  软件估值向来跟硬件不同。特斯拉市值破万亿美元,根本原因不是因为它是汽车。它跟通用福特的关系,就是非汽车和汽车的关系。这是华尔街的投资逻辑。工业软件,也跟设备估值不同。西门子在去年年底终于出手了一个“有问题的公司”——弗兰德大型减速机,接手方是以低于年销售额的价格拿到手的,没有溢价。工业软件向来不同,它是以知识叠加而见长,岁月留给它的是智慧的沉积,而不是像设备资产那样的减值。
  艾默生对于艾斯本的收购,即使是在工业软件领域,也是一个跨赛道的并购,而且被收购者是人中龙凤,价格难免高昂。如果是在同一个细分赛道,10倍或许是一个比较靠谱的参考值。全球的工业软件市场,从单一赛道看过去,基本都已经形成寡头垄断,很难有像样的挑战者。例如EDA软件,在美国已经二十多年没有新的上市公司。初创企业,都被巨头看死了。出来一个,并购一个,在它们还没有长大的时候,或者它们也很难长大。在成熟市场,初创的工业软件有着“长不大的宿命”。
  让一个第三方软件公司保持独立的门槛是多少?或许需要10亿美元以上。视线沿着体量的身高标尺往上移动。因为互联网而备受华尔街关注的三大高端CAD厂家PTC公司,收入为15亿美元。这或许也是一个鲜美的诱惑。但要捕捉它可并不容易。或许正是因为体量小,这是一家快速奔跑而且善于调整自己步伐的公司。就像是不拘一格的羚羊,创新不走寻常路。而它一路吃下无数软件公司,或许也是为了不断扔下路障,吓跑那些敢于动念的并购者;而全球CAE的霸主ANSYS,在2020年收入17亿美元。而排在后面的Altair为5亿美元。这些小体量的公司,很容易会被制造业巨头一口吃掉。
  这让人难免有一点惆怅。田园风光不再,轰隆隆的工业大园区替代了这一切。
  正如OnShape这样的云CAD软件,它在2013年出道的时候,被寄予厚望。一方面创始人是Solidworks这一非常稳健的中端CAD软件的缔造者,他在1996年抓住了DOS转向Windows的关键时刻而创建Solidworks(不到2年就被达索收购);第二是所有人都对云计算充满厚望,CAD软件也该如此。而这位创始人转向云CAD,也就是“软件即服务SaaS”的市场,简直跟上次的逻辑一样,正是致敬IT时代再次大切换的经典隐喻。然而,它没有长大,经历了三次融资之后,在2019年还是CAD老三样之一的PTC以30亿元人民币,一口吃掉。市销率估计在10倍左右。这个价格并不高。因为就在今年1月份,PTC收购了Arena专门云化PLM全生命周期管理的软件。Arena5000万美元的收入,被开出了7亿美元的价格。PTC在2020年的全球收入接近100亿元人民币,如此左右开弓射满箭,意欲为何?就是云化的全生命周期软件PLM市场。在达索系统和西门子软件这两大工业巨头之间,体量只有达索三分之一的PTC公司,一直在精准地计算自己的未来。在过去十年www.cechina.cn,它像计时器一样的精准,踩对了从物联网,到AR/VR的每一个鼓点。初看上去不务正业,但两三年后就会一见分晓。这一次的未来,是云CAD。只有将这两次花费12亿美元的并购案放在一起,才能猜中PTC面向未来的真正拼图。
  细分领域的清理赛道依然从容不迫。今年5月份,全球最大的仿真公司Ansys,宣布收购Phoenix Integration公司,一家基于模型系统工程MBSE的软件提供商。每一家软件工具商,都要想好了一系列的软件工具,如何连接?这种MBSE软件,提供了连续而系统的视角,让不同工具软件产生的数据更加有序。
  成熟的市场,看起来有些乏味,但绝没有一刻停止更新。例如西门子收购类似Next flow Software这种无网格技术,以加速仿真的过程。这种事情都来不及细说,它没有啥光环,它只是标准动作的重复。但这种重复多次的标准动作,日后会垒起难以逾越的高山。
  相比之下,全球第二EDA软件商Cadence在2月和4月收购了比利时经典动力学软件Numeca和美国的Pointwise,就会显得意外。Numeca一向在大尺寸领域如航天、船舶等轮机有突出表现。而Pointwise干脆就是为了美国军队战斗机而生,F16战斗机就是它的杰作,它在前处理上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而CADENCE则以芯片、电子这样的小型世界为根据地。或许,半导体微小尺寸的散热问题,正在澎湃而来,成为全新的流动障碍,以至于电子设计软件,需要向机械设计仿真软件来借援兵。这二者之间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还是合二为一的。后来电子设计软件跟着半导体的摩尔定律一路狂飙,跟机械设计与仿真软件几乎分道扬镳,谁也不认识谁。真的是分久必合,在微观尺寸迎来了后摩尔定律的时代,两类先合后分的软件,将再次迎来握手。
  漫天星火,各有光亮。到处都是机会,在垂直泳池赛道里,更加细分的软件商领导者,也在有条不紊如同小鱼吃虾米一般的清理赛道。
  衣服需要剪缝,汽车内饰、家具都需要裁剪,这里的强者是法国波尔多的力克Lectra,它在纺织品、皮革和软性材料的设计能力独树一帜。它在今年收购了美国服装设计软件格柏科技Gerber,进一步强化了霸主地位。后者的云化PLM平台,可以通过网络实现跨团队的协作,防止信息传递的错误。这让设计师团队,即使身处世界各地,也如同在身边办公。协作能力,是工业软件至关重要的一个优势。当全球的供应商正在支离破碎、飘摇不定的时候,工业软件却让设计走向坚定的全球化,不可分离。设计是全球化的,制造是区域化的。设计与制造,看似拉开了物理距离,但其实更加紧密地融合在一起。
  不是吗?
  当我们感受到巴黎服装强大的气场的时候,一定要知道它背后自有强大的制造能力。当我们看到上通五菱宏光Mini电动车大卖成为全球单一车型销量冠军的时候,一定要知道背后强劲的柔性制造系统。西班牙Zara独一无二的门店快速补货的优势,来源于它在西班牙物流中心,有几百家手工缝制厂为它服务。它节省的不是大工厂的费用,而是物流的时间。而设计软件,则将几百家松散的家庭作坊,拧成一个进退有序的军队般的意志。时尚,背后是制造;制造软件,是软件。力克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就是这样的一个CAD设计公司。五十年的历史控制工程网版权所有,让它独占鳌头。在国内,家具行业的工业软件,由于采用了跟家具制造商相捆绑的独特模式,一举打败了加拿大、法国的家具设计软件。这是在工业软件领域,中国少有能赢得的胜利。以定制家居而一炮打响的宅品尚配,其实最早是来自家居设计的圆方CAD软件,而数码大方CAXA、酷家乐这些设计软件,都是定制家居的中坚力量。这也意味着,工业软件与下游用户间相生相长的关系,从来都是铁哥们之间的友情:相互成就。
  小记:工业软件晕问工业互联网,你要联谁?
  工业互联网,给全球制造商带来了巨大的想象力,但中国和国外的工业制造商却走向了大分流。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们,怕的是在市场落后了,老想着去联别人的系统,于是拼命做网络做盒子做工业操作系统;而国外制造商与自动化厂商,怕的是自己的技术落单了,一直想着的是如何联自己的系统,于是拼命去收购软件。联别人,还是联自己,这就是最近五年,中国与国外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最大差别。
  软件的作用,超越工具,也超越互联。无论是何种互联,智能制造的主角们,都将来自多个系统的数据,集成到确保质量、合规性和效率的制造生态系统中,将自动化、生产管理、质量管理和数据分析整合到一个软件套件中。信息孤岛,在多年信息化解决无果的情况下,人们开始思考,也许这个任务,不应该是由用户,而是交由数字化技术供应商来解决。但有作为的制造商,却无法相信这样的交接,反而意图通过数字化转型,强化自研软件的能力。无论是哪种,都大大刺激了人们对于工业软件的想象力。
版权声明:版权归控制工程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频道推荐

关于我们

控制工程网 & 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 全球工业控制、自动化和仪器仪表领域的先锋媒体

CE全球

联系我们

商务及广告合作
任小姐(北京)                 夏小姐(上海)
电话:010-82053688      电话:18616877918
rendongxue@cechina.cn      xiashuxian@cechina.cn
新闻投稿:王小姐

关注我们的微信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2003-2020    经营许可编号:京ICP证120335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2318  服务热线:010-82053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