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资讯 > 市场分析

这次年后复工,有些工人还没来,但机器人已经来了

www.cechina.cn2020.02.28阅读 1679

  疫情虽未结束,但随着新增确诊病例下降及复工复产压力,各地花式“抢人”大战已然开启。包车、包列、包机接人之外,各地的复工补贴政策令人眼花缭乱,报销旅费、送钱、落户加分……五花八门。
  “抢人”、“用工荒”并非因今年的疫情才有。事实上,随着中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自2004年东南沿海地区出现“用工荒”以来,每年春节后返工之际,都有一场各地争抢劳动力的剧情上演,只是今年因疫情更显严重而已。
  如果说“抢人”只是各地争夺劳动力资源的零和游戏,那么“机器替代人”则成为很多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的战略选择。
  2月18日,美的集团在互动平台上透露,计划将机器人使用密度进一步提升至625台/万人的发达国家水平。
  机器人密度,是衡量一个国家制造业自动化发展程度的标准之一。625台/万人是什么水平?
  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的统计,2016年,全球主要经济体平均机器人密度为77台/万人。其中,自动化程度最高的国家是韩国,机器人密度为631台/万人;紧随其后的是新加坡、德国、日本、瑞典、丹麦、美国等;中国位于第23位,为68台/万人。
  据工信部发布的《中国机器人产业五年发展规划(2016年-2020年)》,计划至2020年中国机器人密度达到150台/万人。

  中国机器人使用密度虽远低于发达国家,但发展速度和规模惊人。据中国电子学会统计,2019年中国机器人市场规模预计达86.8亿美元,其中工业机器人57.3亿美元,服务机器人22亿美元,特种机器人7.5亿美元。中国自2013年已连续7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应用市场,占全球份额的三分之一,服务机器人与特种机器人市场也在加快兴起。
  可以说,次表态背后,是传统企业纷纷布局机器人产业链,以及中国智能制造领域加速升级的一个缩影。
  收购库卡
  美的于2003年开始引进机器人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2015年正式宣布切入机器人产业。2015年8月,投资4亿元,与安川电机合资设立了两个子公司www.cechina.cn,涉足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领域。
  而进军机器人及工业自动化领域的标志性事件,是对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德国库卡(KUKA)的收购。2016年5月,美的宣布斥资292亿元人民币收购库卡公司94.55%的股份,成为目前为止工业自动化领域中资跨境并购最大的案例。2017年2月,美的又宣布收购以色列运动控制厂商高创(Servotronix)逾50%股份,进一步补充其机器人产业链。
  库卡公司在工业机器人领域地位举足轻重:库卡与瑞士的ABB、日本的发那科和安川电机并列为全球四大工业机器人公司,拥有超过百年历史,被视为德国工业4.0的核心企业之一。据库卡公开的数据,其在全球拥有超过4000项相关专利技术,其中约有150项专利在中、美、日、欧、韩五地通用。
  埃隆·马斯克被称为科技狂人,在特斯拉生产车间内,从原材料加工到成品的组装,几乎所有的生产工作都由机器人完成。冲压生产线、车身中心、烤漆中心与组装中心,这四大制造环节总共有超过150台机器人参与工作,这150台机器人即全部来自库卡公司。
  收购库卡机器人公司,除了看好工业机器人市场之外,与其自身产业战略转型关系密切。美的实际上也是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近年来,已经开始大规模应用工业机器人。一份数据显示,在空调事业部,随着营收增长200亿元www.cechina.cn,工人的数量却减少了2万多人,即得益于工业机器人的应用。
  美的表示,各事业部已完成50多个自动化项目,广泛应用于焊接、搬运、码垛、视觉检测等诸多方面,有效提升集团智能制造水平。截至2018年底,其已将机器人使用密度提升至200台/万人。
  据了解,美的将向库卡中国下属业务注资,共同成立3家合资公司,以拓展工业机器人、医疗、仓储自动化三大领域的业务,以顺应中国市场在智能制造、智能医疗和智能物流、新零售等方面的高速发展的需求。而其战略愿景是,转型为一家涵盖消费电器、暖通空调、机器人以及自动化系统的科技集团。
  传统行业巨头布局机器人产业
  格力、海尔、富士康等制造巨头,亦积极在机器人、工业互联网领域跑马圈地。它们从自身制造升级的需求出发,孵化出智能制造的新业务板块。甚至饮料巨头娃哈哈、房企碧桂园等行业大佬,也纷纷“跨界”入局机器人产业。
  娃哈哈自2013开始研发机器人,到2015年,完成了串联机器人、并联机器人、平面机器人的研发,并用于集团饮料生产线上产品装箱、码垛、生产物料投放等环节。
  如今,在娃哈哈的饮料生产线上,大部分工序已实现了全自动化生产。据悉,娃哈哈成功研发的工业机器人,不仅服务其内部的80余家分公司,也已实现对外销售。2019年3月,娃哈哈成立浙江娃哈哈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加速机器人产业布局。
  以碧桂园为例,2018年初,曾任发那科中国区常务副总经理的沈岗加入碧桂园,任职碧桂园集团副总裁兼机器人总负责人;同年9月,碧桂园正式对外宣布成立博智林机器人,计划5年投资800亿,引入10000名全球科技精英,将在顺德打造10平方公里机器人谷;实现从人才培养到核心技术研发、再到生产制造的产业生态圈,为机器人产业提供全方位的支持。
  用机器人建房子已不是空想。碧桂园方面透露,在碧桂园总部三期的工地上,十来款建筑机器人样机进行不同工序的施工展示,墙板安装机器人可以搬起墙板,室内喷涂机器人来回喷刷墙面,地面整平机器人实现混凝土地面的高精度整平。
  传统行业龙头企业布局机器人的背后,一个共同的考量是:随着人口红利消失,用工成本不断上升,机器换人已成趋势;另一方面,像娃哈哈、美的、格力、碧桂园、富士康等公司的传统主业难以突破,行业天花板已现,亟需寻求突破口控制工程网版权所有,而智能制造正值风口,显示了其巨大的市场空间。
  2017年,国产工业机器人已服务于国民经济37个行业大类,在汽车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以及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等行业被广泛使用。
  从数量上看,2013年我国工业机器人销量为3.66万台,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机器人产销国。2015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为6.85万台,占全球工业机器人销量24.7万台的27.7%,超过了全球总量的四分之一。2017年,我国工业机器人销量达13.81万台,同比增长58.7%,也是增速最快的一年。到2018年,我国工业机器人销量已经达到15.64万台,连年稳居世界销量第一。
  国产机器人加速,外资仍占主导
  在工业4.0及“中国制造2025”等政策的引导下,传统行业龙头入局机器人产业,仅是中国机器人产业热火朝天、全面开花的一个侧影。在政策、资本、企业等多方加持下,中国机器人产业已进入快速发展通道。
  机器人产业园,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全国。据统计,截至2018年2月,全国共有65个机器人产业园在建或已建成,许多省份更是有多个机器人产业园落地。如江苏一省就有昆山、张家港、南京、常州及徐州5座城市“配备”机器人产业园,以及海安机器人小镇。
  甚至有些县也开始布局机器人产业园建设。例如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重庆市璧山县、安徽省肥东县、河北省固安县以及香河县,都在积极筹建机器人产业园。
  各地政府也对机器人产业园提出了预期年产值、招商引资数量等雄心勃勃的目标。哈尔滨和青岛,都将建设目标定为北方最大的产业机器人基地;抚顺则提出了2030年建成国内最大机器人产业基地的愿景。
  由于机器人发展与本地区的工业基础和科研实力有较大关联,我国机器人产业布局从地理位置上呈现四大区域。
  环渤海重点地区,京津冀、沈阳等地产业发展涵盖工业机器人及自动化生产线,集成应用、技术咨询等;泛长三角地区,形成了上海、昆山、张家港、南京、常州等一批专业机器人产业园区;珠三角地区,广州以机器人本体研究与制造为主,深圳以伺服驱动、控制器见长,佛山东莞主要集中在机器人系统集成和应用领域;中西部重点地区,产业集中在武汉、重庆、芜湖等地。
  在产业园区助推之下,中国从事机器人研发生产的企业猛增。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国机器人企业的总数为6472家。其中,广东省机器人企业数量达到1306家,位居全国首位。长三角经济圈机器人企业数量达到2309家,占机器人企业数量的比重达到35.68%。
  一批有实力的本土企业脱颖而出:在机器人整机上有“国内四小龙”,即新松机器人、埃斯顿、新时达、拓斯达;减速机方面有苏州绿的、南通振康等领先品牌;伺服电机有汇川、台达、埃斯顿;控制系统有固高、卡诺普、迈科讯等厂商。可以说,国内机器人产业基本完成了产业生态链的布局。
  国产机器人企业数量虽多,但仍处于本土品牌低端过剩、高端产品供给不足的阶段,外资品牌长期占据市场主导地位,所占份额超过70%。核心零部件更是本土企业的短板。
  工业机器人技术难度最高的三大核心零部件分别是:控制器(控制系统)、伺服电机和精密减速器,三者分别占工业机器人成本构成的15%、20%、35%。目前我国85%的减速器市场、90%的伺服电机市场、超过80%的控制系统市场,被海外品牌占据。
  以成本最高的减速器为例,目前精密减速器市场大半被日本企业占据,当下国外机器人在减速器上的成本在15万~20万,而国内的成本却在30万左右。国外的巨头厂商往往能以巨大的采购量和签署排他性协议,获得比较优惠的采购价格,而且很多工业机器人厂商本身就是核心部件的提供商,比如日本发那科是世界上最大的专业数控系统生产厂商,安川和松下都属于全球最大的电机制造商。
  尽管前路艰难,但国内已出现了如汇川技术(伺服)、埃斯顿(控制系统)、中大力德(减速机)等快速成长的核心零部件自主品牌,未来进口替代空间值得期待。
  “机器换人”亟需人力资源升级
  机器人产业本土化一个显著优势在于,成本的降低。
  2019年初,顺德机器人制造商天太机器人发布了一款四轴 SCARA 工业机器人,市场售价仅为 15000元,引起行业哗然。此前,同类产品大多要 3 万以上。不少同行认为,天太此举将掀起价格战。
  在此之前,同样定位于经济型工业机器人的广东企业勃朗特,通过核心零部件的国产化,将六轴机器人裸价做到28500元,通过应用商销售模式,2018年实现4.52亿元营收,4351.53万元净利润。
  无论是天太还是勃朗特,其走低价机器人战略的共同观点即“得中小企业者得天下”:通过平易近人的价格,使原本“高大上”的机器人走下神坛,让中小企业买得起、用得起,国产机器人行业才能真正迎来爆发式增长。
  且不论低价战略是否能成为国产机器人的出路,但这确实切中了中小企业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的痛点:用工荒、用工贵。特别是一些苦累脏的工种高薪都难招到人,对机器人的需求迫切,如卫浴、陶瓷、家具等企业,为将工人从有毒有害的岗位上解放出来,采购机器人完成喷釉喷漆、打磨、搬运等工序,成为更好的选择。
  如果算一笔经济账的话,机器人优势更明显。假设工人月薪按3000元来算,加上福利等,每年每人成本至少4万元。如果换成一万多的机器人,则半年不到就能收回成本,这还不算机器人的工作效率要远远高于人工。这对企业来说很有吸引力。
  那么,“机器换人”会带来就业减少吗?
  这个担忧大可不必。据武汉大学质量发展战略研究院2019年12月18日发布的中国企业综合调查报告,在接受调查的企业中,使用机器人企业所雇佣的劳动力人数占样本总体的比例从2008年的12%提升到2017年的37%,10年之间快速提升约25%,这表明中国约有40%的制造业劳动力人口已受到机器人使用的潜在影响。数据显示,机器人的使用替代了所在企业9.4%的初中及以下员工,同时大学及以上的员工数量却增长了3.6%。
  报告相关负责人表示,机器人的使用正在引起劳动力市场的巨大变化:一方面机器人会替代部分劳动力,产生替代效应;另一方面因为使用机器人,企业的效益提高,这会促使企业扩大规模、招更多的人,总体来说这两种效应将相互抵消。
  那么,“机器换人”会缓解用工荒吗?
  也没那么乐观。由于工业机器人属于新兴领域,专业化及技术水平要求较高,目前劳动力市场上具有工业机器人设计编程、安装调试、维修维护等相关经验和技能的专业技术工人,依旧匮乏。在某种程度上,目前高技能人才的缺口,成为机器人消费市场的瓶颈。
  也就是说,机器换人虽然减少了人工需求量,但在某种程度上会更加凸显专业技能人才的“结构性用工荒”。
  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提出了“构建产业工人技能形成体系”,着力提升产业工人的技能素质的要求,并强调农民工是培育技术人才队伍不可忽视的群体控制工程网版权所有,他们技能水平的形成与提升,对缓解我国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时期的技能短缺,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越来越多中高等职业院校、大学本科,也开始开设与工业机器人相关的专业,培养应用型与研发型人才。2016年,全国共有240所高职院校开设了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而在广东省,目前已有30多所学校陆续开设这一专业。
  这也意味着,从“世界工厂”向“智能制造”的产业升级过程中,经济增长必将从依赖人口红利转向依赖人力资本红利。补上技能技术人才的短板,是中国进入中高端制造强国的必经之路。
版权声明:版权归控制工程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频道推荐

关于我们

控制工程网 & 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 全球工业控制、自动化和仪器仪表领域的先锋媒体

CE全球

联系我们

商务及广告合作
任小姐(北京)                 夏小姐(上海)
电话:010-82053688      电话:18616877918
rendongxue@cechina.cn      xiashuxian@cechina.cn
新闻投稿:王小姐

关注我们的微信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2003-2020    经营许可编号:京ICP证120335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2318  服务热线:010-82053688